????“目前这种情况,我当然不可能满足,但怎么也比我天天呆在老家要强很多,所以人还是要有些知足,只能说慢慢地一步步往下走,现在也不知道未来,或许会更好,但一定不会更烂。”自是有着枭雄之资的大人物,对未来或许还没有明确的定位,但要让他回到过去那种状态,绝对是不可能。

????对于这样的人物,要想收归麾下,现在是最好的时候,至于如何安排仰永工作,汪正国大致已经有了成熟计划,而且也是最适合仰永职业规划的路线,既然这是一块实业、金融都能玩儿得转的人才,那现在就让他先尝试着做一下金融。

????实业家对金融抱有两个态度,一种是极端不看好,唯恐避之不及,另一种则是对金融蜜汁自信,依靠金融手段实现实业的迅速发展壮大,而仰永显然就属于是后者。

????汪正国对金融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偏见,既然知道仰永是做这块的料,那么就培养一下,未来要想和国际接轨,就算你心里对金融避之不及,但本着知己知彼的态度,也要对金融有过了解才行,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放下筷子:“那行,既然对当前不满足,就要想办法另外谋求发展,愿意到香江去吗?我需要在那边有个人一起打理手头事物,后续如果合适,会在香江专门设立办事处,从事金融、贸易相关业务。”

????嘴里说着有金融方面业务,但汪正国自己知道,其实更多还是会从事贸易方面相关,这次护目镜不管能否在英国畅销,蜀航光学的产品对外输出都是必须,大不了就走低价路线而已,目前树脂眼镜在国外是主流,所以销路是没问题,完全可以依靠共和国较低的成本实现出口,不过这种情况只限于最极端、坏透了的时候,只要稍微能好一点,都不会走低价出口倾销路线。

????也就是这时候,埋头吃饭的杨洋才动了动耳朵,仔细听了一下汪正国说的情况,金融?贸易?这些能够和汪正国沾上边,怎么听都感觉不太现实,需知这家伙也才刚毕业不久,吹牛吧?

????杨洋知道汪正国是才从大学毕业,但仰永不一样,他也算是见多识广,汪正国这样年轻的国企单位领导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倒是不怎么惊讶,不过对于国营单位,他实在是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你这么年轻,从事金融和贸易确实正常,这方面从来都不是老一辈的天下,但这种业务肯定只可能是国有单位的人,我当兵之前也上过班,在某个小贸易公司工作,对这里面的情况多少也知道,如果国营的话,那我还是继续现在的工作就好。”

????完全没想到仰永还有外贸单位工作经历,不是说他当兵退役的吗?怎么又和外贸公司扯上关系,不应该啊!

????看出了汪正国的疑惑,开口解释着:“我当兵是冲着报效国家打越南去的,当时对越反击战嘛,年轻的时候挺冲动,也就放弃了工作去当兵,不想才入伍一年,直接就裁掉回家,连抢都没摸几回。而之前,在市里一家农副特产收购站上班,这些产品多少有些是要出口赚取外汇的,所以你不用奇怪。”

????听闻是从事农副产品出口,这下就能够想得通了,那东西确实是国内各自为战,而且国家也没有统一的严格管理,也就是国防工业、重大成套设备产品这些才由国家统一规划进出口。

????出门在外,有些随身衣物可以放在招待所,但贵重物品肯定要随身携带,拿过放在椅子上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一副全新未开封的墨镜,递过去示意对方可以打开看看。

????“这就是我们的产品,墨镜,现在深川应该也有售卖,蜀航光学你可能还没听说过吧?就是生产墨镜的单位,隶属于我所管理的科研基金,现在蜀航除了墨镜以外,它还有一款产品要对外出口,所以我需要来香江想办法成立一家进出口公司,当然,金融也是可以涉及,不过目前并不会太多,以后慢慢来。”

????蜀航光学没怎么听说过,但墨镜这东西的大名早就是如雷贯耳,今天不仅看到实物,而且还能得知生产墨镜的公司背景。仰永啊仰永,你小子还真是没看错人,没想到果真遇到一方人物。

????“墨镜我听说过,蜀航光学倒是第一次听说,看来应该也是新成立不久,对吧?”

????仰永对墨镜看了两眼之后便不再感兴趣,现在他更对蜀航、科研基金、甚至是汪正国这个人更感兴趣,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这和他以前所看到的国内单位完全不一样。

????另一边,杨洋的反应和仰永又完全相反,她对墨镜更加感兴趣一些,这东西也略微听说过,负担大学多少还是有家境富裕的学生,包括她也是如此,要不然也不会有机会自费到香江,然后再谈欧洲留学,而墨镜这东西,在负担大学小有名气,甚至她周围的年轻人都在想办法拥有一副这东西,却不曾想到居然是.....

????“蜀航成立不到半年时间,包括科研基金也是如此,基金是以我父亲名义成立的个人公益性质产物,主要是通过投资获取收益,再将收益用于科研事业,而蜀航就是基金的首次投资。”

????要想短时间之内说服仰永加入自己的团队,对于这种已经习惯自己单干的人,他和之前的王月川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汪正国必须要向他展示出自己最大的优势之处,这样才能获得对方的好感,在介绍了科研基金之后,紧接着又是蜀航光学。

????“再说蜀航光学,这就是我一手创办起来的单位,同我母校的老师合作,以获取相关光学技术,而这些都是有据可查,所以蜀航和科研基金实际都不受国企那一套所约束,但它的公益性质又使得它可以正大光明地存在。”

????听了介绍,对商业经营天生就敏感的仰永感觉这事确实靠谱,或许蜀航这个单位真的可以去试试,反正他现在这种工作状态也没什么思想包袱,万一合适的话,那就是跳出深川这个小地方到香江发展:金融、贸易,这才是他想要的工作和人生。

????“也就是说,现在蜀航你说了算,包括更高一层的科研基金也是你父亲说了算。若真是这样,我倒是愿意陪你一起去香江见识一番,现在这种工作没什么意思,搏一搏也好。”话说完,直接拿起桌上的筷子动手,这一顿饭终归还是要吃的。

????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蜀航、基金、汪正国这三者的关系,并且还能直接道破其中三味,然而有些人注定是看不透这些,听过之后也依旧总感觉云里雾里的,虽然心里对之前“汪正国没变”这个结论已经推翻,但变成什么样,她却看不懂,也说不出。

????能否听懂两人说的话,这里面有什么深意其实都不重要,反正她已经要出国的人,对于这些刘在国内发展的,似乎也没什么好说,之前还以为汪正国也要一起出国,但现在看来是压根儿不可能,那也就没什么再多念想的必要,两人终究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