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蒂加入公会之后,妖精的尾巴的灭龙魔导士已经有三人,马卡洛夫的脸上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公会内一连几天都在为温蒂的到来而狂欢。

????温蒂虽然没有如愿以偿的得到天空龙的线索,但是她却发现不仅是天空龙,在777年7月7日所有的龙都消失了,而纳兹这些年一直在寻找火龙的踪迹。

????不管怎么说,同为灭龙魔导士让温蒂感到很安心,逐渐她也开始适应起公会的生活。

????温蒂的情况很顺利,但是爱丽菲尔就没有那么美好了。

????“所~以~说~你们两个人确定关系了?”

????米拉似乎已经有了觉悟,看起来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

????爱丽菲尔咳嗽了一下,在艾露莎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拉住了她。

????“你知道的,感情嘛!就是这样子啦!哈哈哈哈……”

????米拉跟着爱丽菲尔一起笑,这种诡异的气氛让旁边人都躲的远远的。

????以前米拉受到委屈会哭,虽然很多时候是假哭但还是没有人愿意惹哭她,谁也不愿意当男性公敌,但是在魔力恢复以后就更没人敢惹她了,论战斗力米拉甚至与艾露莎不相上下。

????“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爱丽菲尔信以为真松了口气,这种事再怎么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心虚。

????“感情方面你这么不自重你也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以后你不用回公寓了,你房间的钥匙我会替你保管的,晚上lion我也会好好照顾的!”

????米拉面无表情的说完就换成一副温柔热情的样子跟lion说话了。

????“果然……还是不行吗?”

????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束手束脚的感觉让艾露莎有些不舒服,平时很多时候都是工作,艾露莎考虑的只有如何变强,如何战胜对手,这类事反而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用担心,米拉会理解的。”

????说是这么说,但是艾露莎心中还是有些介怀,为了能让艾露莎放松下来,爱丽菲尔便离开了公会。

????lion有米拉的照料也不用爱丽菲尔担心。

????爱丽菲尔回到公寓,钥匙一直归米拉保管,不过两人都清楚,钥匙也仅仅是一个象征物,魔导士会因为没有钥匙进不去房间吗?

????烧好水爱丽菲尔便躺进浴缸里,而这时爱丽菲尔的背后浮现出一个树状的图案——卡巴拉生命之树!

????最初来到这个位面力量被卡巴拉生命之树封印净化而产生的空虚感已经有所好转,不久之后自己将真正的掌握破坏神的力量,不用受到限制,不用担心弊端!

????“调查的事怎么样了?”

????满是湿气的空气多出了一丝樱花的芳香,一片片樱花飘落凝结成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斑鸠坐在浴缸的边沿有些无奈,“不行啊,「六魔将军」被打败之后那群家伙就更加神秘,而且我的身份应该也暴露了。”

????“为什么突然对那些家伙有兴趣了?以你的实力除了那个早就死了的杰尔夫,还会有忌惮的人吗?”

????“有些事我有些在意……”

????爱丽菲尔想到了那天的声音,对方的实力够强,至少远远不是六魔将军那些杂兵可以相比的,仅仅是传声的魔法就能感受到强烈的死气,这种强大的魔导士就算是圣十的斑鸠也无法抗衡,甚至爱丽菲尔怀疑就算数位圣十联手都不一定能战胜。

????“杰尔夫真的死了吗?”

????“那不是当然的吗?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了。”

????“算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巴达姆联盟有评议院那些家伙盯着,他们肯定比我们还急。”

????爱丽菲尔在意的不是巴达姆联盟,而是那个人的身份,直觉告诉她那个人或许跟巴达姆联盟有着一丝联系,不过眼下还是不用着急,听那个人的声音似乎也不怎么期待和自己相遇。

????“一起洗吧。”

????爱丽菲尔不由分说的把斑鸠拉到的浴缸里,浴缸里的水像是涨潮一样洒在外面。

????“衣服都湿透了……”

????爱丽菲尔伸手解开了斑鸠胸口的口子,舌尖掠过衣领,点在胸口的中心,在那里有一个菱形的标记。

????“看来种子的相性不错嘛。”

????斑鸠的樱花不是魔法凝聚的虚像,而是确确实实生长出的花瓣,这种魔法虽然实用性不高但并不能说烂大街一样谁都能学会,爱丽菲尔在斑鸠的身体植入了一颗魔法种子,正是这颗种子斑鸠才能随意的催生出樱花。

????“大白天不怕被别人知道吗?你还真的是大胆啊……”

????爱丽菲尔的双手从斑鸠的脚心向上攀升,身体的酥麻让斑鸠的脸越来越红。

????“你不怕吗?说不定现在就有人偷听呢?”

????尖尖的指甲轻轻戳着斑鸠的双峰,身体异样的感觉让她本能的加紧双腿,但是爱丽菲尔却故意用膝盖把她的双腿撑开。

????“你真的是恶趣味……”

????斑鸠的眼睛开始有些迷离,爱丽菲尔也没有再继续逗她了,舌头在斑鸠的脖子来回环绕着。

????“那我开动了哦……”

????像是在海浪中激流勇进的帆船,斑鸠忍着羞意嘴里发出让人骨头发酥的呻吟,爱丽菲尔一边品味着斑鸠让人迷醉的表情,一边尽情的施为。

????“真的舍不得一口吃了你呢。”

????爱丽菲尔的指尖游走在危险区,就像是一个恶作剧的孩子一样笑嘻嘻的。

????“你这家伙,不是一直都想这样的嘛……”

????斑鸠的声音变得更加粗喘,无语的瞪了她一眼。

????“那我就不客气了。”

????指尖慢慢深入,斑鸠的眉毛皱在一起,爱丽菲尔见此吻住斑鸠的峰峦,突然一阵刺痛填没了斑鸠的神经。

????“来更加快乐一点吧……”

????声音好像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渐渐让斑鸠迷失,只是凭本能迎合着爱丽菲尔的动作……

????……

????“哈迪斯会长,六魔将军失败了。”

????黑色的长发和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身材突兀有致的女人站在那个象征会长的扶手座椅下面。

????“本来想着他们能顺手解决掉那些烦人的妖精,果然还是我高估他们了!”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继续寻找解开杰尔夫封印的钥匙,不要让光明公会的家伙察觉到……”

????“遵命,哈迪斯会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亚博足球娱乐场注册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